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柳永《卜算子慢・江枫渐老》原文翻译与赏析诗词名句

【原文】

  江枫渐老,汀蕙半凋,满目败红衰翠。楚和登临,正是幕秋天气,引疏�U,断续残阳里。对晚景,伤怀念远,新愁旧恨相继。

  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雨歇天高,望断翠峰十二。尽无言,谁会凭高意?纵写得,离肠万种,奈归云谁寄?


【译文】

  山上的枫叶红了,院中的花儿凋了,一派瑟瑟秋意。我爬上家乡的山顶放眼远望,天际间唯有江水轻摇水鸟掠动。那慢慢落下的夕阳,今晚会升起在你的梦里吗?满目的秋色恰如我此刻的心境,在风中唱着无词的歌。“若将眉黛染情深,直到丹青难画处”,想你,在暮秋残阳里……

  你问月何时圆,我惊菊今又黄,两心脉脉人千里,山山水水又怎能隔断思念的双翅!没有人会明白我在山顶这样久久伫立痴痴远望默默无语,你可知念你的此刻我寸寸柔肠化成了盈盈珠泪?我纵剪得白云为笺,写下“两情若得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只奈青山重重,云水阔阔,又有哪一只青鸟能为我传递?


【赏析一】

  这首词写得漂亮极致,情抒得极致漂亮。如三月的春光一样明媚,让柳永的笔头也流淌着阳光、春雨、丹青。他眼里的景色,宛如就是画家的画,清秀妩媚。

  描绘的江南有声有色,有情有韵有味,让身处江南的才子也心驰神往。柳永的心头有天真稚气,柔情似水,激情似火。平仄声里,如杜鹃啼血,如秋雨打萍,溅得宋词好婉约哦!


【赏析二】

  在中国的古代,由于游子或者征夫他乡做客难以回家,在家中的妇女,每到秋季,就要制寒衣寄给在外的人。所以在他乡作客的人,每当听到“捣衣声”,就产生了羁旅他乡的忧愁。“江枫”即江边枫树。

  这首慢词,上片写景,烘托出抑郁怀人的氛围,奠定了凄清的情感基调。词人写道:“江枫渐老、汀蕙半凋,满目败红衰翠。”“汀蕙”即沙汀上的葱草。这是词人登高所见。这几句的意思是说,江岸的枫叶渐渐衰老,水洲上的蕙草已经多半枯凋,放眼望去,全是衰败的红花绿叶。这里,我们要特别注意词人用的颜色词,可谓色彩词表意。“败红”就是指“渐老”的“江枫”。“衰翠”就是“半凋”的“汀蕙”。这“败红”与“衰翠”的“枫树”和“蕙草”两个意象,不但代指深秋时节了,而且整个画面形成了红和绿的对比。“红”不是鲜红,“绿”不是嫩绿,它们都已经是黯淡、憔悴的了。词人借此表明了此时已经是深秋时节,暗示了环境的凄寒。

  词人写道:“楚客登临,正是幕秋天气。”“楚客”即客居楚地的人。此源于温庭筠《雨》中的“楚客秋江上,萧萧故国情”。“登临”即登山临水。意思是说,在楚地作客,登高望远,恰逢暮秋肃杀的天气。词人在开始写了“满目败红衰翠”的秋色,这里就引出了抒情主人公——“楚客”的出现了。这两句引用宋玉《九辩》中的“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的悲秋之意。那时候,柳永也宦游在荆襄一带古代楚地,这了,柳永也就自称为“楚客”了。其中,词人“登临”,不但说明了上文之秋景是他登高所目见,也暗示主题——登临望远,望远思亲。

  于是,词人接着写道:“引疏砧,断续残阳里。”“疏砧”即稀疏继续的捣衣声。“砧”即捣衣石。(“捣衣”即妇女把织好的布帛,铺在平滑的砧板上,用木棒敲平,以求柔软熨贴,好裁制衣服。在古典诗词中,凄冷的砧杵声又称为“寒砧”,往往表现征人离妇、贵港癫痫医院哪里治疗比较好远别故乡待惆怅情绪。唐代诗人李白在《子夜吴歌》中写道:“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虔,良人罢远征。”)意思是说,传来了稀疏的捣衣声,断断续续回响在残阳里。这两句写的是所闻。深秋万物衰败,已经是“满目败红衰翠”了,而耳中又听到了这在残阳中回荡断续而稀疏的捣衣声。可以说,这不免就生起了思念之情,漂泊之恨。

  词人登临,所见所闻,心情悲伤的。于是词人写道:“对晚景,伤怀念远,新愁旧恨相继。”意思是说,面对这傍晚景象,我触景伤情,内心悲伤,思念远人,新愁和旧恨,接连而来。可以说,那浓重的秋声秋色深深地触动诗人离情的情怀。其中,“对晚景”是承上文的所见所闻,同时启下文中的“伤怀念远”。这里,词人的“伤”和“念”早就积郁于心。词人登临远望,触景生情,心头离别与羁旅之“愁”之“恨”得以激发。真是“旧恨”难忘,“新愁”又起,层层叠叠。由此可以想见,词人的愁和恨是多么的浓和重。

  下片抒情,承接上片直接写出愁恨的缘由。词人写道:“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意思是说,相思之人远在千里之外。而两处的思念情怀,也自然相隔千山万水。这里的“脉脉”,化用《古诗十九首》“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含义。“脉脉”即“相视不语的样子”,也就是互相对望不说话。此处可以延伸为相互之间的想念。接着的“两处风情”,是从“脉脉”而来,而“万重烟水”是从“千里”而来。这样,词人写出了与远隔千里又两相怀念的状态。

  接着写道:“雨歇天高,望断翠峰十二。”“翠峰十二”即巫山十二峰。《天中记》:“巫山十二峰,曰:望霞、翠屏、朝云、松峦、集仙、聚鹤、净坛、上升、起云、飞凤、登龙、圣泉。”意思是说,雨停云散天空高远,望不尽远处十二座苍翠山峰。上一句不但写出登临时的天气,而且点出是风吹雨打才使“红败翠衰”。下一句可以说也是写实,但我们也感觉到其中的寓意。雨停了,云也散了,天高气爽,所见山岭重叠,连绵不断。“翠峰十二”就是指的“巫山有十二峰”,也就是李唐神女的传说的故事,即宋玉的《高唐赋》中“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生死不渝的爱情。既然是“雨歇天高”,那么“望断翠峰十二”也是多余的。词人借此抒发了对所思念人的怀念。可以说,这个典故用得很妙的,不但含蓄,是词作蕴含了深厚的文化色彩,而且更暗示了所思之人如同神女一样的美貌。

  在这时候,词人说:“尽无言,谁会凭高意?”从意义来说,深进一层。“谁会”即谁能理解。意思说,完全没有话说,但谁会理解我登高望远抒发心中的情意呢?也就是说,我“凭高”之意,无人可会,只能沉默无语。特别注意词人用一个“尽”字修饰“无言”,充分表达了词人深沉的情感无人能解,也无法诉说,从而使情感更显极为深沉。

  最后写道:“纵写得,离肠万种,奈归云谁寄?”“归云”即比喻归思。语出唐薛能的《麟中寓居寄蒲中友人》中,其中写道:“边心生落日,乡思羡归云。更在相思处,子规灯下闻。”这几句的意思是说,纵然写得千万种分离的痛苦情思,无奈何,谁能驾驭行云寄去我的相思情书?这里,词人通过反问,表明了无人诉说,又千里难寄,从而表现出自己的苦闷愈加深重了,真可谓“离肠万种”,“新愁旧恨相继”。

  在艺术上,这首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衬托渲染,强调情感;其次,情景交融,鲜明生动;再次,层层递进,情感深沉;第四,典故运用,含蓄蕴藉。


【赏析三】

  起首两句,是登临所见。“败红”就是“渐老”的“江枫”,“衰翠”就是“继发性癫痫病该如何治疗半凋”的“汀蕙”,而“满目”,则是举枫树、蕙草以概其余,说明其已到了深秋了,所以接以“楚客”两句,引用宋玉《九辩》悲秋之意,用以点出登临,并暗示主题。“引疏�U”句,续写所闻。秋色凋零,已足发生悲感,保况耳中又引进这种断断续续、稀稀朗朗的�U杵之声,残阳中回荡呢。

  古代妇女,每逢秋季,就用�U杵捣练,制寒衣以寄外的征人。所以他乡作客的人,每闻�U声,就生旅愁。这里也是暗寓长期漂泊,“伤怀念远”之意。“暮秋”是一年将尽,“残阳”则是一日将尽,都是“晚景”。下面即正面揭出“伤怀念远”的主旨。“新愁”句是对主旨的补充,说明这种“伤”和“念”并非偶然触发,而是本来心头有“恨”,才见景生“愁”。“旧恨”难忘,“新愁”又起,故曰“相继”。

  “雨歇”一句,不但是写登临时天气的实况,而且补出红翠衰败乃是风雨所致。“望断”句既是写实,又是寓意。讲雨过天开,视界辽阔,极目所见,惟有山岭重叠,连绵不断,坐实了“人千里”。讲那位“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巫山神女,由天气转晴,云收雨散,也不见了,是写虚。“望断翠峰十二”,也是徒然。这又不但暗抒了相思之情,而且暗示了所思之人。

  “尽无言”两句,深进一层。“凭高”之意,无人可会,惟有默默无言而已。“凭高”,总上情景而言,“无言”、“谁会”,就“脉脉人千里”极言之。凭高念远,已是堪伤,何况又无人可诉此情,无人能会此意呢?结两句是说,此意既然此时此地无可诉、无人会,那么这“离肠万种”,就只有写寄之一法。可是,纵然写了,又怎么能寄去,托谁寄去呢?一种无可奈何之情,千回百转而出,有很强的感染力。“归云”,汉、晋人习用,“凭归云”即乘归去之云的意思,此处是无人为乘云寄书之意。

  此词艺术上的特色主要是衬托渲染的手法和宛转往复的情思。词的上片,取正衬的手法,以苦景写悲怀,同时又将凄怨之情灌注到客观的景物中去,以悲写悲,渲染烘托出浓烈的悲苦气氛;下片写出了词人感情上的波澜起伏,采取了总起总收、间以分述的笔法,以使感情的抒发层层逼进,步步加深。


【赏析四】

  上阕写景,奠定了凄清的基调,烘托出抑郁怀人的氛围。

  “江枫渐老、汀蕙半凋,满目败红衰翠。”篇头三句,乃登高所见。“败红”就是“渐老”的“江枫”,“衰翠”就是“半凋”的“汀蕙”,而曰“满目”,则是举枫树、蕙草以概其余,点出当时已是深秋时节了,整个画面呈现红和绿两种时比色。不是鲜红嫩绿,而是黯淡、憔悴的红和绿。 “败红”和“衰翠”是对应上文的“江枫”和“汀蕙”:请注意不是已老和全凋,而是“渐老”和“半凋”;所以还残留一些凄凄惨惨的红和稀稀疏疏的绿,“渐”和“半”意味正老、正凋,还将不断地老下去、凋下去。

  “楚客登临,正是幕秋天气。”这是一幅大笔渲染、满画面的深秋枫黄图,秋色极浓。在写足秋色之后,睹此浓浓秋色的抒情主人公出现了,并点明了“暮秋”季节。“楚客”两句,引用宋玉《九辩》悲秋之意,柳永曾宦游于荆襄一带古代楚地,故这里自称为“楚客”;“登临”补出了上文之秋景是他登高所目见,并暗示主题。

  “引疏砧,断续残阳里。”写所闻。深秋万物衰败,已让人心生哀愁,何况在这“满目败红衰翠”之中,耳中又闻这断断续续、稀稀朗朗的磁杵之声,在残阳中回荡呢?古代妇女,在秋天到来时,便以磋杵杵捣,制寒衣以送漂泊在外之人。所以在异地漂泊的行人,听闻捣衣声便生旅愁,这里也是暗寓长儿童癫痫病怎么办 ?期漂泊,“伤怀念远”。“暮秋”是秋天将尽,“残阳”则是一日将尽,都是“晚景”。对景难排,因此下文就直接道出“伤怀念远”的主旨。

  “对晚景,伤怀念远,新愁旧恨相继。”浓重的秋声秋色深深地触动诗人的离情,接着“对晚景”三字,承上文的所见所闻,启下文的“伤怀念远”,是对主旨的补充,说明这种“伤”和“念”并非偶然触发,而是本来心头有“恨”,才见景生“愁”。“旧恨”难忘,“新愁”又起,故曰“相继”。从写景过渡到抒情、“新愁旧恨相继”,此刻先后涌上心头,这愁恨又是多么的浓重。

  下阕抒情,承接上阕直接写出愁恨的缘由。

  “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脉脉”,化用《古诗十九首》:“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其字当作“哌哌”,相视之貌。(“脉”,繁体“作哌”,形近而误。)相视,就是我与她互相对望,也就是她怀念我,我也怀念她,因此接着才会有二、三句。“两处风情”,从“脉脉”来;“万重烟水”,从“千里”来。细针密线,丝丝人扣。“念两处风情”紧扣“脉脉”,“万重烟水”与“千里”呼应,绘出词人与伊人远隔千里,山水重重,两相怀念的情状。一个“念”字,令作者怀人之情顿生层澜。

  “雨歇天高,望断翠峰十二。”“雨歇”一句,不但写出登临时天气的实况,而且点出是风吹雨打才使红败翠衰,补暮秋雨后之状,秋雨初停,天高山青,而怀人之情让这雨后晴景引逗得愈加郁厄,将山峰望穿亦难消解。“望断”句既是写实,又是寓意。就写实方面说,是讲雨收云散,天高气朗,极目所见,惟有山岭重叠连绵不断。就寓意方面说,则是讲那位“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巫山神女,由于云散雨收,此时也看不见了。“望断翠峰十二”,也是徒然。巫山有十二峰,诗人常在诗中使用李唐神女的传说。词人在这里暗中抒发了对情人的思念,而且暗示了所思之人,乃是天仙般的一流人物。

  “尽无言,谁会凭高意?”深进一层。“凭高”之意,无人可会,只能默然无语。以“尽”字至“无言”之上,表达了词人复杂深沉的情感无人能解,也无法自诉,使得作品的情感更显深进。“无言”、“谁会”更是紧扣上阕“脉脉人千里”,表达了词人无人与说的心情。无人与说,只好把书信寄予千里之人,然而“纵写得、离肠万种,奈归云谁寄?”既无人与说又千里难寄,词人的苦闷愈加深重了。

  “纵写得,离肠万种,奈归云谁寄?”结尾两句再深进两层。第一层,既然此刻此处无人可诉,无人能会此情此意,那么这“离肠万种”,就只有写之寄于词中。第二层,可是即使写下思念,又如何才能送至她手呢?一种无可奈何之情,在柔情百转中倾吐而出,增强了感染力。“归云”,此处意为无乘归去之云的人托付鸿信。

  此词艺术上的特色主要是衬托渲染的手法和宛转往复的情思。词的上片,取正衬的手法,以苦景写悲怀,同时又将凄怨之情灌注到客观的景物中去,以悲写悲,渲染烘托出浓烈的悲苦气氛;下片写出了词人感情上的波澜起伏,采取了总起总收、间以分述的笔法,以使感情的抒发层层逼进,步步加深。


【赏析五】

  该词以真挚、浓厚的情意和流利的词笔,描写了游宦异乡的客子在暮秋时节登高怀人的情事,抒发了异乡客子对伊人的深切怀念和望而不见 、传书无凭的凄苦情怀。是一篇描写羁旅行役和离情别绪的佳作。其艺术特色主要是衬托渲染的手法和宛转往复的情思。词的上片,取正衬的手法,以苦景写悲怀,同时又将凄怨之情灌注到客观的景物中去,以悲写悲,渲染烘托出浓烈的悲苦气氛;下片写主人公感情上的波澜起伏,采取了总起总收、间以分述的癫痫能针灸吗笔法,以使感情的抒发层层逼进,步步加深。

  上片以写景为主,景中蕴情。奠定了凄清的基调,烘托出抑郁怀人的氛围。

  起首三句,写登临目所见:江上的枫树渐渐变红,汀洲上的佩兰花半数已经凋谢,满眼都是衰败的红叶和枯萎的绿草。以“败红”状“渐老”的“江枫”,以“衰翠”状“半凋”的“汀蕙”,而“满目”,则是举枫树、蕙草以概其余,点出当时已是深秋时节。“败红”和“衰翠”与上文的“江枫”和“汀蕙”对应。整个画面呈现着渐老渐黄和绿退翠衰的两种比色,而“渐”和“半”两字却意味正老、正凋之颓废趋向,它们还将不断地“老”下去、“凋”下去!以此萧索之笔,喻托出黯淡、憔悴、凄凄惨惨的景象氛围。

  “楚客”两句,进一步大笔渲染,补写上文之秋景——满眼的深秋枫黄,满山的衰草凄迷,这是宦游楚地的游子登临此顶之所见,啊!这已是“暮秋”时节了;并引用宋玉·《九辩》悲秋之意,以暗示出悲秋念远的主题。“引疏�U”句,续写耳所闻:秋色凋零,万物衰败,已足以使人心生哀愁,更何况在这“满目败红衰翠”的残阳里又传来了断断续续、稀稀拉拉的砧杵之声呢?!对古代的妇女来说,秋天是砧杵声声捣练忙,“寒衣做好送情郎”的季节。稀疏的砧杵声暗喻着长期漂泊之苦,伤怀念远之情。“对晚景”两句,上呈前文的所见所闻揭出主旨,下启后片的抒情:“暮秋”是一年将尽,“残阳”则是一日将竭,都是对景难排愁绪的“晚景”,浓重的秋声秋色深深地触动词人的离情,由此而正面揭出“伤怀念远”的主旨。“新愁”句是对主旨的补充,说明这种“伤”和“念”并非偶然触发,而是本来心头就有“旧恨”,见景又生“新愁”!“旧恨”难忘,“新愁”又起,故曰“相继”。从写景过渡到抒情,“新愁旧恨相继”,此刻先后涌上心头,这愁恨该是多么的浓重!

  下片以抒情为主,情中有景。以烟水万重、离肠万种写出新愁旧恨的缘由。

  过片“脉脉”三句,接上直写愁恨之由:我们脉脉相念相望,却远距在千里之外;我们的缠绵缱绻之情,却被千山万水阻隔。化用《古诗十九首》之诗意,“两处风情”紧扣“脉脉”,“万重烟水”与“千里”呼应,一个“念”字,下领两个四言偶句,细针密线、丝丝入扣地描绘出词人与伊人远隔千里,山水重重,两相怀念的情状,令作者怀人之情顿生波澜。“雨歇”两句,既是实写登临时的天气:秋雨初停,天空高远,视界辽阔,极目所见,山岭重叠,起伏连绵,巫山十二翠峰望断。补写了暮秋雨后之景状;“雨”字,与“败红衰翠”呼应,点出红败翠衰的原因。这两句又是寓意:那位“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巫山神女,由于云散雨收,此时也看不见了。“望断翠峰十二”,不见伊人,怀人之情怎堪消解?词人在这里暗抒了相思之情,而且暗示了所思之人,乃是神女般的人物。“尽无言”句,深进一步抒情:凭高念远,已是伤情,更苦是此情无人可诉,只能默默无语!有谁能领会此“凭高”又“无言”之意呢?苦也!以“尽”字置“无言”之上,表达了词人复杂深沉的情感无人能解,也无法自诉,使得作品的情感更显深进。“无言”、“谁会”更是紧扣“脉脉人千里”,表达了词人无人与说的无奈心情。“纵写得”结两句再深进一步抒情:念远之情无人可诉,“凭高”之意无人可会,也只能将这“离肠万种”之意写寄了;然而,纵然写了,这浓浓的思归念远之情又怎么能寄去,又能托谁寄去呢?“烟水”相隔远千里,鸿雁无凭书难寄。词人的苦闷愈加深重了。无可奈何之情,千回百转而出,感染力极强!

  周济·《宋四家词选》曾指出此词下片“一气专注,连翩而下”。但内容却反复曲折,并不平顺,是矛盾的统一。

© wx.kqoyz.com  读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