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山神的大山(十一)-

    23

  进了村子,哭声更大了,我正紧张得不得了,忽然听见有人说:“是坪里死人了!”我的心便“唿”地一下高高悬起并开始狂跳!坪里死人了,会是谁呢?不会是奶奶吧?难道是大伯?大妈……不容我想得太多,爷爷已拉着我加快了脚步。突然,奶奶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我和爷爷眼前,我那颗高悬着的心便坦然地落了下去,心里涌动起一股激动和安慰的暖流。我紧紧拉住奶奶的手,生怕她从我眼前消失。奶奶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秋熊刚把她送回家,上台子的大奶就去世了,小病小灾,也算是老死的,大伯、大妈正到处叫人收丧,奶奶担心我听到音讯后害怕,才来接我。
  真是难为了我的奶奶!
  不知是谁从哪里弄来了一盏汽灯,点着了,把整个坪里都照得雪亮雪亮的,使平时看上去就很宽敞的院子显得更大了。我很惊奇。我在河坝里是见过汽灯的,那是从城里来的“宣传队”带来的,那些穿着绿军装,戴着红袖章,腰里扎着宽皮带的年轻人在临时搭起来的舞台上挂上两盏汽灯表演节目。那灯光刺得人的眼睛发胀,那时我就想,要是家家都有这么一盏灯该有多好啊,母亲熬夜纺线时就不用点那么小的一盏油灯了。真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之中居然也有这么一个“洋玩艺儿”!
  上台子大奶奶的房子里有女人在哭,我听不清都是谁在哭,好像有两三个人,其中好像还有大妈的声音。那哭声时而高,时而低,高的时候好像一下子飞上了关子岭,跳到了云头上,低的时候又好像一下子掉进了深沟里,钻尽了灌木丛。那哭声也拖得很长很长,一直要拖到到人都喘不过气来,才“呜、呜、呜”地抽噎几声,又拖长了声音高一声、低一声地哭。头一回听那哭声,人会感到毛骨悚然的,但是再听一会儿,人的心里也会跟着生出悲苦、酸楚和凄惨来,那可真叫“闻者流泪,听者伤心”。后来听久了,我又觉得那种哭根本就是在唱,我总觉得那种哭只不过是那些山里人把唱山歌的声音拖长了、放大了,就是说,这些山里人其实是在哭着唱。那哭声也是有变化的,仿佛也有不同的、固定的腔调,而且几个人还可以互相配合,你高哭一声,我低应一声,你长嘘一句,我短叹一句,或者同长同短、同高同低地齐哭。我在那时、那地,小小年纪的我就听到了世间最古朴、最真切、最生动、最感染人的悼亡诗,听到了具有最简单的程式化风格的超度经文。
  三爸从门里出来了,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和前来帮忙的人一起忙里忙外。大家脚步匆匆,表情严肃,有的在打扫房间,有的搭上梯子往柱子上钉钉子,绑绳子,有的搬出了扁圆形的杀猪的“腰子桶”,有的抬出了杀猪凳,有些在泡干菜,有些在摇磨上磨面,有些打上火把到沟里的石碓上去砸粟米。我不大关心这些,我还是想听那些女人们的哭唱——我只能这样说了,因为我实在不想把那种悼亡或超度的人声单纯地叫做哭——前一拨人好像哭唱累了,被别人扶了出来。在出来的人当中,果然有大妈!又一拨人进去了,哭唱声再次响起,先是悲痛欲绝的长长的哀鸣,接着是高声的嚎啕,后来渐渐变成了忽高忽低的呜咽,最后干脆成了夹杂着闲聊的抽泣。
  我看出来了,这时来哭灵的人大都是亲房伙内的,男人们一来就自己找活干,找事做,不知道干什么的就问三爸;女人们一来就先冲进丧房里先去哭丧,她们按适合自己的腔调和一定的程序哭唱完毕后,也到厨房里去找活干。
  院里的人越聚越多,奶奶一直拉着我的手不让我乱跑,更不让我到刚刚去世的上台子的大奶的房门跟前去,她悄悄对我说,才死的人阴气重,邪气高,不满十二相的娃是没有煞气的,是不能接近死人的,一旦接近了,鬼魂就容易上身,一上身就得病,一得病就难治。一听这话,我的背心里就像有凉水在往下流淌一样让我直打冷战,屁眼儿也一个劲地往紧里缩,我便乖乖地紧跟着她,她一闲下来我就坐在她的身边,看她和几个年龄大的女人在厨房里忙活,听她们干活时很随意的闲谈。她们一边干活,一边品评外面传来的哭唱声,说这个唱得好,那个唱得不好,这个的调子错了,那个的气换得太快了,也说自己的哭唱是跟谁学的,也指责现在的年轻媳妇们如何如何不好好学,以后定会没人再能哭唱,以后死了人连哭声都听不到等等。我不爱听这些,趁她们正忙得要紧时悄悄溜了出去。
  厅房里有人正在搭设灵堂,真没想到这个小山村里还有这么一套搭设灵堂的家当。有用黑色和白色的土布做成的挽幛,一幅黑黄的、图文难辨的“二十四孝”图,旁边还立着一卷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不用说,那一定是李家山李氏宗族的“先人案”了。听说,他们原来是有祠堂的,前几年被当做“四旧”给“破”掉了,牌位也被烧了,后来他们又悄悄请人把牌位做好了,据说现在不敢摆放,还在什么地方藏着。这“先人案”倒是保存得好,每到年三十和“清明”节前,人们就把它供起来祭奠,供奉和祭奠“先人案”也有规矩,要在高辈的兄弟当中轮流,每家供奉一年,总在大年三十举行隆重的交接仪式,要敲锣打鼓,鸣放三眼铳,摆上“三牲”祭品,献饭,献茶,敬酒,点蜡烛,烧高香,男人全部要跪拜。高辈中年长的死了,有资格上“先人案”的,便要把“先人案”摆放在灵堂前。大奶奶死了,她是可以上“案”的,所以她的灵堂便摆上“先人案”了。这些是奶奶告诉我的,每次说到这些的时候,奶奶的眼睛里总会闪射出明亮的光,容光焕发的脸上便会有按捺不住的自豪和荣耀,她说,她将来是可以上“案子”的。我的心里便涌起无边的悲凉∶我的好奶奶,她也有大奶奶的这一天,她也会在某一天离我而去。第一次听她这样说的时候,我还大大地哭了一场,奶奶却笑着安慰我说,人都有这么一天的,不论是谁,老了都要走的。后来,我听得多了,也不再难过,我只在心里祝愿奶奶长命百岁,同时我也为奶奶将来有一个她认为最美好的结局和归宿而欣慰。
  院里传来猪的歇斯底里的嚎叫声,我一看,几个壮小伙子将三爸的那头大肥猪按倒在一张杀猪凳上,那头可怜的猪仿佛知道大难临头了,拼命弹着蹄子,全身都在猛烈地摆动着,但那几个小伙子的力气太大了,他们死死地把猪按住,队长的左手使劲按住猪头,右手端着一碗清水,他噙了一口水,“扑”地喷向猪的脖子,再噙一口,抽出别在腰里的一把一尺来长的明晃晃的杀猪刀,把水喷在刀刃上,嘴里念叨了几句什么,然后拉开弓步,将那把刀狠狠地斜刺进猪的喉咙里,猪的挣扎更加狂暴,叫声更加凄厉。突然,猪的尖叫声变成了沉闷的“呼噜噜”的声音,队长一收胳膊拔出刀来,鲜红的猪血从刀口处喷了出来,猪的叫声没有了,只有往外喷血的“呼噜”声,猪的全身都在颤动、抽搐,不一会儿就一动不动地躺在凳子上。
  灵堂已搭好,黑白的挽幛,班驳陆离的“二十四孝”图,用红绸子裹着的“先人案”,一起宣泄着庄严肃穆的气氛,然而,对那时的我来说,那已经是极其阴森恐怖的场面了。
  有人打着一盏纸糊的的灯笼,把四方院里的大爷请来了,大爷依然穿着那件蓝色的粗布长衫,拄着一根拐棍,左胳膊下夹着几本破旧发黑的书。他先走进大奶过世的睡房里,不一会儿,铃声响起,灯光闪动,安息香的气味隐隐飘来,我猜这一定是奶奶说过的“招魂”过场了。
  大爷从睡房门里出来,一手拿着燃着的香,一手拿着卷起来的燃着的烧纸,缺了大牙的嘴一动一动的,怪腔怪调地念叨着“者吧尼姆”之类的话,走进灵堂,边念边跪拜,起身,上香,再拿起铃铛摇一下,对着灵位作了三个揖,然后坐在一旁的长条凳上。外面的人在阶边檐下撑起了一把“万灵伞”,灵前的香案上还摆着一只洗拨好的鸡,一碗臊子面,一碗扣肉,这就是给死者的“献食”了。
  当我正惴惴不安地看着灵堂的时候,奶奶风风火火地来了,把我拉到一边,责骂我,要我先去睡觉,但是,她说什么我也不听,奶奶大概是忙昏头了,这种时候,我一个人怎么睡得着觉啊?
  爷爷、大伯和几个年轻人用柏树枝条在扎花圈,桂生他们几个拿出锣鼓家什敲打起来。
  山里人敲的锣鼓点子跟河坝里人的很不一样,山里人敲的点子花样要多一些,除了我在河坝里听过的以外,这里还有“狗撵羊”、“慢三声”、“赶罗锅”等点子,名目繁多,我记不全。胡家那下的桂生打得一手好锣,秋熊的鼓敲得可真叫一绝,另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扇钹,一个敲鼎铃。这四样完全不同的响器在他们的手里是那般听话,仿佛是一个人在抚弄着,那样整齐,那么有力,听着铿锵高亢的锣鼓声,因为死了人给我带来的恐惧一下子减少了许多,特别是秋熊敲打出来的深厚、雄宏的鼓声,直接震得我的脑袋都“嗡嗡”作响,肚皮也跟着一下一下地颤动。我最爱听紧锣密鼓的“狗撵羊”,那富有激情且振奋人心的“呛啷哩咚,呛啷哩咚”的节奏让人完全忘记了恐惧和忧伤,我的眼前便会浮现起河坝里人过年时耍狮子、舞龙灯的情景;“慢三声”的节奏则相对很慢,那个点子仿佛是专门为死了人安顿的,人一听,心中就会生出一阵阵凄凉和悲痛,这种点子以锣为主,锣和其它响器一呼一应,此起彼伏,好像要把人带到一个古老、宁静、安闲的世界里去,我听得出来,那个世界一定跟死人有关,要不,这点子听起来怎么总像人的哭唱:“呛啷啷啷……哐——,呛啷啷啷……哐——”
  在他们歇气的时候,我便有机会抚弄那些家什,但没有一样我能弄得像模像样,桂生就教我,我刚刚摸着一点门道,大伯又制止了我,原来要把大奶入棺了,几个人用白色的提单包裹了大奶的遗体,从睡房里抬到厅房里,放进漆黑的棺材,只见四方院里的大爷又在手舞足蹈地做着法事,口里还念着经文。这边,大伯早已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锣,和秋熊他们敲打起来。这次他们又换了点子。大伯敲锣的样子很可笑,他叉开两腿,弓着腰,左手提锣,右手握槌,和着节奏专心致志地敲着。我隐约听见大伯的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但锣鼓声太大,我听不清,正要凑近了听,大伯好象明白了我的意图,猛地提高了嗓门,这样叫喊道∶
      招魂的鼎铃——
            开道的——锣
            散钱的铙钹——
            报信的——鼓
  这是一个奇怪的点子,大伯念第一句时,桂生便把那碗大的鼎铃“哒哒哒哒”地敲得飞快。当大伯说道“开道的锣”一句中的“锣”字时,大伯就把自己手中的锣“哐”地一声使劲敲响,秋熊也把鼓同时敲响。大伯念第三句是,扇钹的人就把那铜钹“呛呛呛”地扇响。大伯念最后一句时,秋熊把鼓也跟着敲响,大伯喊出“鼓”字时,四个人便把手中的响器一齐敲响,整齐而明亮地奏出这个点子的最强音。
  我觉得这个奇怪的点子更像那些女人们吊丧时的哭唱。我的猜想果然不错,他们敲累了歇气的时候,大伯向我转过脸来,很自豪地问我好不好听,并且很自豪地告诉我这叫“安魂调”,大伯说,山里会敲这个点子的人已经不多了,有时很难凑够一班人,很多点子已经失传了,有些点子他还记得,但是太难,现在没有人肯学。我却以为像“安魂调”这样的点子失传了也好,免得让人听了心里难受,甚至害怕,那些女人的哭唱已经让人够受的了!
  一阵微弱的山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抬头一看,天上稀稀拉拉地缀着几颗半明半暗的星星,天幕黑得像锅底。我感到尿憋得厉害,我站起身来想去上茅房,又坐下了:我有些害怕。我觉得周围的每一处黑暗都在向我主治头痛性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放射着恐怖的黑光,甚至我连奶奶的房门都不敢去看,我只觉得大伯、秋熊、桂生是我这时候最好的依傍,只有他们敲打出来的锣鼓点子才能够驱除我心中的恐惧,才能让我的内心感到踏实。但是,我太想去撒尿了,我便求助似的看了一眼大伯,大伯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放下锣槌站起身来,拉着我的手向茅房走去。到了茅房门前,里面黑洞洞的,我又不敢进去了,大伯说,就在外面整吧,我便迫不及待地、痛痛快快地撒了一大泡尿,如释重负地系好裤子。大伯并没有撒尿,他见我撒完了,让我走在前面,他在后面拉着我的衣服。大伯走路时的一摇一晃和他脚下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声音,在那无边无际的黑夜里,在那个刚刚死了人的院子里,给我幼小的心灵深处带来了多么巨大的安慰和帮助啊!
  厨房里火光闪烁,不停地有人进进出出,奶奶和大妈她们一直在厨房里忙,爷爷还在扎花圈,他们已顾不上管我了,我只好坐在院子里听大伯、秋熊、桂生他们闲谈。夜已经很深了,厨房里的人端出夜宵来了。在山里,吃夜宵的时候是很少很少的,那时,尽管山里的日子比河坝里好过得多,但靠天吃饭的山里人什么时候珍惜的都是粮食,像三爸这样给前来帮忙的人做一顿像样的夜宵已经是一种创举了。
  夜宵是馍馍和杂面汤。山里人憨厚大方,不论是来帮忙的还是来闲转看热闹的凡是来者都可以吃。仅有的几张桌子都被别人占用了,轮到我们几个就只能把杀猪凳当桌子了。秋熊捡几片玉米皮擦去上面的猪血,大妈把盛汤的木盆和装馍的箢箕放在上面。看到热气腾腾的馍馍和菜汤,我才感到肚子很饿了,正要伸手,桂生已抢先取了一个馍馍递给我,秋熊给我舀了一碗杂面面条汤,我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山里人吃的杂面应该叫做真正的“五谷”,为了节省粮食,他们把玉米面、荞麦面、小麦面、高粱面、黄豆面按一定的比例混合起来,擀成面条,做成酸菜面汤,吃起来香甜可口,硬邦滑爽。
  吃饭的人很多,有同族亲房里的,也有不沾亲不带故的,“一家有事,百家有事”,在这个只有二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里,谁都把别家的事当成自家的事去热心帮着办。
  吃完夜宵,有些熬不了夜的人渐渐散去了,人一少,院子里很快就冷清了下来,走了一天山路给我带来的疲劳这时也像漆黑的夜空一样向我压下来,不知不觉的,我就趴在杀猪凳上睡着了。
  我是被半夜里的山风吹醒的,那的确叫山风,从老林里吹来,带着湿湿的寒气,直吹得我浑身打颤。我睁开眼的时候,跟前一个人都没有了,那盏汽灯也熄灭了,只有灵堂里的清油灯发出暗淡的光,小小的灯焰在呼呼吹动的山风中剧烈地摆动着,院子里显得比平时还黑,灵堂里的黑色和白色的幛,还有那幅黑黄难辨的“二十四孝”图在昏暗的灯光下,向我完完全全透露着阴森可怖的信息,顿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腾”的一下从我的内心深处膨胀开来,我全身的毛孔猛然收缩,头发“唰”地竖起来,刚才那一阵难耐的寒意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冷汗却从额上“哗”地渗了出来,我觉得我的心智在一瞬间失去了控制,失声喊叫了出来,叫的什么,记不清了,也许叫了一声“奶奶”,也许叫了一声“爷爷”,也许叫了一声“秋熊”或者“大伯”,也许我只是胡乱叫了一声什么,那叫声连我自己都觉得格外陌生、格外可怕,我想,那时侯如果再没有一个人来到我的身边的话,我的精神会在一瞬间完全崩溃!
  我的运气总是那样好,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当口,我的身后有人亲切地说了一声:
  “嗨,别害怕,我在这儿!”
  是桂生,是胡家那下的桂生!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我还不大熟悉的大小伙子,轻轻地从背后拍了我一把,他这一说一拍,让充斥了我的整个心灵的恐惧感悄然冰释了,让我从无底洞一般可怕的黑暗中看到了回归平安的亮光。我本能地一把抓住了桂生的胳膊。
  “我见你睡着了,就没走!”桂生说。
  我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桂生慈祥和善的目光。又一阵山风吹来,我又打了一个寒战,桂生一把将我抱起来,向上台子走去。我觉得桂生的胳膊是世界上最有力气的。他的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气味,有汗味,有烟味,有青冈柴的味,有黄栌柴的味,有马尾松油的味,还有草药的味。桂生抱着我直接到了厨房里,奶奶、大妈、“飞鬼”的老娘、四方院里的大奶她们正忙着煮肉,上笼蒸馍馍。灶膛里窜出红黄的火苗,并发出“呼呼呼”的响声,灶上升腾着白白的热气。桂生把我放到灶前角落里的一只小板凳上,陪我坐下,经灶火的烘烤,我的身子很快温暖起来。桂生不时往灶膛里添一根柴,翻一翻火,火烧得更旺了,发出快活的“呼呼”声。四方院里的大奶递给桂生一个热馍,桂生掰一半给我。奶奶一边揉面,一边咬着牙骂我,意思是我不听她的话,到处乱跑,活该在外面挨冻,我根本听不进奶奶说的任何话了,一倒头靠在墙角里,在温暖的灶火的烘烤下,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我又被尿憋醒了,睁眼一看,桂生已不知去向,只有奶奶她们还头对头地闲谈着。奶奶领我到外面撒了尿,回到厨房,坐回原处,在她们津津有味的闲谈声中,我又香甜地睡着了。

    24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奶奶她们还在闲谈。我已经睡够了,便半躺在墙角听她们说话。
  年轻时候的大奶是远处一家大户人家纳的小,虽说一直没有生养,但深受男人的疼爱,大房便对她恨之入骨,经常欺负大奶,那男人便另置房产安顿了大奶。大奶和那男人一起生活不到十年,男人就死了,不久以后,大奶却莫名其妙地怀了身孕,大房便理直气壮地要把怀了“野种”的大奶扫地出门,当时正好赶上解放土改,大奶被做山货生意的大爷看中了,大爷就用两匹骡子轮换着把大奶驮进山里。大奶进门后不久就生下了二爸,大爷非但不嫌弃,还不许山里人说大奶和二爸的不是,视二爸如亲生。后来他们又生了三爸。几年前,大爷在临终时把一半房产分给二爸,三爸毫无怨言,大奶便感激不尽。如今,二爸、三爸都该娶妻成家了,但山里人想找个好媳妇实在是太难了,现在大奶又去世了,两兄弟的婚事就得靠大家了。说到这里,四方院里的大奶和奶奶她们便饶有兴趣地谈论起这个新话题来,并争着给两兄弟说亲,有说高崖上张家女的,有说西山里赵家女的,有说后河里王家女的,她们东拉西扯说了半天也没个稳妥的主意,还是四方院的大奶干脆,她说等发了大奶的丧,就到上沟里去提亲,奶奶插一句说干脆一次说两个,两弟兄一人一个,四方院的大奶一听,“咔”地磕掉烟锅里的烟灰,吐一口痰,拍一把大腿说:“好,就这么定了!”
  二爸、三爸要娶媳妇了,我为他们暗暗高兴。
  在浓浓的馍、肉的香气中,我蜷缩在灶眼前,静静地聆听着山里最动人的讲述。
  当我又要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阵高亢的锣鼓声把我完完全全唤醒了,往门外一看,天已大亮,湛蓝的晨曦已穿过门窗射了进来。奶奶她们勾着头,烤着火打盹,听见锣鼓声,一个个抬起头,直起腰,接着干活。
  这时候敲的叫“攒人”锣鼓,听见锣鼓声,各家各户要帮忙的人都要往有事的人家走。果然,人们陆陆续续到坪里来了,当总管的队长开始给大家安排事情去做。打坟的几个壮小伙子扛上镢头、铁锨到老坟上去了。山里人遇上红、白喜事最难办的事情是背柴、背水,吃、喝、洗、涮,用水量大,需要一斑精壮的人去干。几个大小伙子领了任务,背上水桶走了。队长又在剩余的人当中派了几个去背柴,二爸、三爸平时把备好的柴全都堆放在山路边,现在只要背回坪里就行了。爷爷、大伯他们在院子里干轻巧一点的活。四方院的大奶、奶奶、大妈她们仍旧在厨房里忙锅灶上的事,只有我是闲人,但奶奶还是没有忘记叮咛我:不要乱跑。
  大清早有些凉意,奶奶把我撵上撵下地要我穿上夹衣,我执意不穿,挣脱她油啧啧的手跑开了。我想,等太阳从那个染上红霞的地方升起来的时候天气就会暖和的。我躲开奶奶的追赶,藏到灵堂门口看四方院里的大爷写毛笔字。
  大伯一踏一跛地来到我跟前,硬把一绺土白布用麻片扎在我的头上,他说,晚辈一定要戴孝的,我一看二爸、三爸以及许多亲房伙内的人都是这样的装束,我便很乐意为逝去的大奶披麻戴孝,我的心里便油然生出一种自豪感。
  四方院里的大爷写的字很好看,黑色的字写在黄、白的纸条上显得异常醒目。我在河坝里常跟着大人念标语,也略微认得几个字,我结结巴巴地把认得的字念出声来,大爷便睁大了眼睛从老花镜的上边沿看我,眼神里分明放射着赞许的祥光。在一旁给大爷研墨、压纸的仙送也夸我到底是从河坝里来的,能认几个字。我的心里便像吃了蜜那样舒服。
  仙送一家住在阴山里,隔着大伯家猪圈下面的那条沟和坪里相望。他家前面不远处就是队长的家。前几年大炼钢铁时,仙送是烧火的,不想炉窑垮了,砸了腰,从那以后落下个腰病残疾,干不得重活,好在他上过几天夜校,也认得几个字,便理所当然地成了村里的记分员。仙送一直病兮兮的,村里人在背地里说他阳气不足,恐怕活不了多久。奶奶曾告诉我,仙送的母亲生下仙送就死了,仙送没奶吃,仙送的父亲就东家西家地求,仙送的父亲还抱着仙送到山下面的高崖上和上沟里要过奶,甚至,仙送还咂过奶奶的干瘪的奶头!难怪仙送的身体那我么差。仙送本来可以去上学的,但他刚满七岁那年,他父亲又去世了,多亏了几家亲房伙内的照顾,仙送才凑合着长大,大家又帮他娶上媳妇成了个家。幸亏仙送是山里年轻的文化人,当上了记分员,要不,像他那个样子怎么能撑起一个家啊!
  大爷干完手里的活,看了我一眼,我担心他要训斥我了,因为谁都知道他的脾气很不好,暴躁,动不动就指教人,他生气的时候见谁就指教谁,就骂谁,所以村里人大都见他就躲,实在躲不过就轻言细语地跟他打招呼,他总在鼻孔里哼一声算是应答。但他对我却不一样,没有指教过我,也没骂过我,他一直用怪异的眼神看我,看过之后总把淡淡的微笑挂在脸上。因而,虽然他看了我一眼,虽然我也有些担心,但我相信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果然,大爷温和地看着我说,过几天让我到他家里去一下。我一听,心里还是敲起鼓来:说不定这死老头要变个新花样来收拾我。吃早饭的时候,我把这事告诉了奶奶,奶奶一听却是一脸惊喜,她说,大爷肯定要教我识字了,说不一定还要收我为徒教我学阴阳,这是大好事,仙送把大爷求了几年,大爷都没有答应,大爷的理由是仙送的阴气盛,阳气弱,缺煞气,干不了阴阳生这一行。
  我知道阴阳生是怎么回事,河坝里赵家老汉就是阴阳生,谁家死了人都离不开他。据说阴阳生是沟通阴、阳两界的使者,专门给死人招魂、安魂,给活人镇宅驱邪,安邦净土,我知道的没有那么详细,大人们也不告诉娃们那么多,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阴阳生是跟死人打交道的人!
  我对奶奶说我不想学阴阳生,让奶奶赶快去给大爷回个话,奶奶却笑着说,有多少人想学那门手艺大爷还不想教哩,如今看上我了,这个机会是万万不能错过的,学成了阴阳生在山里是很吃香的,可以吃一辈子轻巧饭,还能养活一大家子人!
  听奶奶这么一说,我的心便像风中的香稔子草一样左右摇摆起来。
  快到晌午的时候,院场口土坎下面传来了山倒崖垮般的嚎哭声,院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人们都跑到土坎边上去看热闹,我却站在原处一动也不敢动,因为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已把我吓得目瞪口呆了,怎么还敢上前去看呢?
  人们把几个嚎哭的人扶进了院子,认得的人说,那些人是大奶的娘家人,刚从远处赶来。也许是看见了灵堂,也许是有人陪哭引起了更深的悲恸,那几个人哭得更惨痛了,我敢说她们肯定用了全部的力气在大声嚎哭,她们把嗓门儿扯得老高,把声音拖得老长,口癫痫病好几年不复发是好了吗里还念念有词:
  “我的——
  苦命的——
  冤家——哟——
  没享——一天福——
  就走——了——
  呜、呜、呜……
  我疑心她们在路上是商量好的,要不,怎么一个人哭唱的时候,其余的人在装模作样地呜咽,等那个人哭唱完毕后,第二个人就那么巧妙地接上呢?
  “我的——
  苦命的——
  姨婆——哟——
  命苦得——就像——
  黄连——哟——
  没一口——好吃——
  没一身——好穿——
  我没——伺候——
  你——一天——
  呜、呜、呜……
  由这几个人制造出来的悲痛气氛又反过来感染了其他的人,许多人便跟着抹眼泪。四方院的大奶,奶奶,大妈,还有“飞鬼”的缠着黑帕子的老娘也跟着长声长气地哭,我惊奇地发现,原来奶奶她们也会那样念念有词地哭唱,而且哭唱的本领不比刚来的那些人差!
  三爸、二爸也陪着来人跪在灵前哭,院子里便成了哭声的海洋,听着这些雄宏的哀歌,我的鼻子也一阵一阵发酸,但我的脑海里出现的却是另一种情景,那是河坝里来了“宣传队”,晚上在小学校里举行“大合唱”时的情景:一帮人被五花大绑后跪在地上,另一帮人一只手高举着拳头,另一只手狠狠地指着跪在地上的人高声歌唱……有一次,我被吓哭了,但没有一个人来安慰我,甚至连我的父母亲都在专心致志地放声高歌,还有谁能够顾及我呢?
  其实,唯一让我感到安慰和踏实的还是大伯他们敲打的锣鼓,仿佛在凑热闹,又好像是在把现场的气氛尽力推向高潮似的,这时他们敲打得更起劲了,点子是“狗撵羊”,轻快而活泼,尽管我眼中还有泪花,但我的心里早已不悲伤了,听着欢腾的锣鼓声,我的眼前又呈现出河坝里人过年闹社火时的“舞龙灯”和“耍狮子”的情景来!
  哭丧的人在狠劲地哭,敲锣鼓家什的人在使劲地敲。那些哭丧的人跟前都有一个劝说的人,规劝的话的大意应该是“节哀顺变”、“老死是福”之类。果然,经别人的再三“劝说”,那些高声长气哭唱的人渐渐收敛起了风格各异的哭唱声,坐到台子上,用手背抹抹眼,接住别人递过来的水“咕咚、咕咚”喝一气,又用同一只手背擦擦嘴,马上和左右的人谈笑起来。不一会儿,新鲜猪肉臊子的“杂面疙瘩”上桌了,她们也不推辞,端起就吃,边吃边赞扬厨房里的人手艺好。
  我总以为这些人是虚情假意的,是来混吃喝的,她们刚才所做的一切应该跟戏台上的戏子们所做的差不多。但是,我还是想错了,因为包括四方院里的大奶和奶奶她们都是这样做的,开始我不明白,但后来我还是明白了:这也是山里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一种讲究和风俗,邻里百客、三亲六故前来哭丧、吊孝,无非是来宣泄一下提前预演好了的悲情愁绪,人为地制造一个浓厚的丧葬气氛,是做样子给活着的人看的,真正哀伤的应该还是孝子贤孙。不过这一切已经足够了,山里人居然能用这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行为表达一种十分复杂又难以表达的感情,足足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把人与人之间复杂而微妙的关系能处理得如此恰切,着实让我苦思冥想了许多年。
  紧张的气氛总算过去了,院子里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热闹,死人给我带来的恐惧感在继续减弱,但我依然不敢正眼去看那顶“万灵伞”,刚挂上去时我扫视过一眼,褐黄色的土布上画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人和兽都跟真的完全不一样,仙送仿佛知道一些,他说画布上的那些人物有的是佛爷,有些是神,有些是仙,其中最多的是罗汉,我问他罗汉是什么,仙送便吱吱唔唔地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我想问大爷,但他披着一件夹衣正香甜地打着盹,我只好接着听仙送东扯西扯。他说“万灵伞”是用来招魂的,佛和神招了大奶的婚以后要带到西天去,我又问他西天在哪里,仙送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紧接着狠狠瞪了我一眼,气呼呼地转过脸去不再理我。仙送说的话却使我对那顶伞重新产生了兴趣,不时瞟上一眼,我的心里便禁不住又生出一些怪怪的想法:这顶伞里应该收过狠多人的灵魂了吧,上面画着的奇怪的人和兽就是那些死去的人,那也难说。我又害怕起来,赶快走到人多的地方去。
  晨雾散去,日头把院子照得透亮,仲秋清晨的寒气也在渐渐退去,天气一阵比一阵暖和。三条狗各自叼了一块骨头卧在土地上津津有味地啃着。吃过晌午饭,人们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聚在一起闲谈。我闲得无聊,正要去抚弄锣鼓家什,突然,院场口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父亲,是父亲来了。父亲和院里的人一一打招呼,他好像还没有看见我。他的目光十分暗淡,脸上又黑又瘦,头发都长到盖住耳朵了,一条蓝斜布的旧裤子的膝盖处各有一个口一样的破洞,随着腿的迈动忽闪忽闪地露出膝盖。他的脚上还是那双旧胶鞋,两个大拇指都从破洞里顶出来了。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萎靡而落魄的父亲,不知该怎样跟他打招呼。父亲终于看见我了,他木然地盯了我一眼,勉强笑了一笑。我忽然感到父亲一定经历了一段艰难困苦的日子,或者他一定经受了一回我无法想象的磨难,并且他现在一定还在经受着。父亲从肩上取下一条口袋,那口袋用绳子扎成一多一少两段,他先走到上台子的礼房里,解开少的一段,把里面的大米倒进收礼用的笸箩,霎时,全院人的目光“哗”地一下被雪白的大米照亮了,大家纷纷站起来,朝那笸箩睁大了眼睛!也难怪,白米在山里人心目中是多么难得的稀有之物啊!
  在一阵低低的感叹唏嘘声中,父亲回到奶奶的门前,把多的一段交给笑吟吟的奶奶,转过身来又看了我一眼。
  三爸和二爸走过去和父亲打招呼,我看见父亲偷偷摸了一下眼睛,显然他在哭,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哭了呢?是见到我哭,还是见到了奶奶哭?父亲接过三爸递给他的旱烟锅,边抽烟边和三爸、二爸说着话。四方院的大奶端来一碗杂面疙瘩催父亲赶快趁热吃,父亲放下烟锅,接住那碗饭,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突然,他又停住了,把脸转向我,使眼色要我过去,我以为他要给我说什么,我去了,没想到他却把碗递给我,我糊里糊涂地接住了,原来碗底里全是焦黄、喷香的猪肉臊子肉丁,我正要往口里扒拉,奶奶突然走过来劈手夺过了饭碗,递给父亲,一把拉着我走进厨房,从牙缝里挤出简短的一句话:“你没有看见你的老子都成啥样子了吗?”一阵羞愧“唰”地烧上了我的脸,我这才想到父亲的脸相就是饥饿的道白啊!
  奶奶是对的。
  奶奶永远都是对的!
  晚上临睡前,奶奶翻箱倒柜地折腾了好一会儿,乱七八糟地装了一大口袋。爷爷和父亲坐在炕沿上抽烟。奶奶收拾好了,对父亲说:“把这些带回去,一升黄豆,两升玉米,三升荞,一升谷子。河坝里缺粮,把这些给娃们搭配着吃,山里没有白米细面,有的是五谷杂粮。再过半个来月,你爸爸要到河坝里去磨面,再给你们带一些!”
  爷爷磕掉烟灰,一纵身跃上竹笆楼,取下来一块腊肉和一条晾干的崖羊腿,塞进父亲的口袋里,看一眼父亲,看一眼我,露出黑洞洞的豁牙笑一笑,出去了。
  那一夜,父亲什么也没有跟我说倒头就睡了。奶奶到三爸的厨房里去熬夜干活,爷爷,父亲,我,三个人挤在那爿炕上睡,也许是天长日久习惯了,我仍然和爷爷睡一头。那晚我做了许许多多奇怪的梦,但没有梦见父亲,也没有梦见刚死去的上台子的大奶。
  第二天中午,厨房里炖好了一大锅羊肉汤,四方院的大爷让在场的人都喝一碗,据说这是山里人送老人“上山”时不可缺少的一道重要程序,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喝别的什么汤而一定要喝羊汤,那时的山里,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个遥远年代的秘密了。
  离原定的日头西斜时发灵的时间还早,秋熊和桂生他们拿着绳子顺着院场边的小路下去了,打锣鼓家什的事便交给年龄稍大的人,我真没想到爷爷居然也在其中,更没想到他还擂得一手好鼓。我正惊喜不已的时候,院里的气氛突然又一次紧张起来,所有的女人都往屋里躲,奶奶牢牢抓住我不让我出门,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心也狂跳起来。这时,秋熊他们几个把一口白棺材从院场口抬了上来,霎时,敲锣鼓的人把点子由哽咽凄婉的“安魂调”换成了激昂高亢的“狗撵羊”,孝子们的哭声也随着锣鼓声
  山洪爆发般炸响!我却被这石破天惊般不可思议的情景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自小就知道活人总是把死人的棺材往外面抬的,从没听说、更没见过把棺材反抬回来的!若不是奶奶及时告诉我其中的秘密,我真不知道我的精神和心志会发生多么可怕的变化!
  抬回来的是死去多年的上台子大爷的灵柩,一直被架在村子下面沟边的一个土窑洞里,这叫“停丧”,意思是让死去的人等活着的人。现在大奶也过世了,他们两老伴就要合葬,按山里古来的规矩,要把先死的人和后死的人一起抬往坟场,便于让后人共同祭奠,这叫“回丧”。
  那口白棺材被摆放在院场边,头朝着厅房门,真像两个久别重逢的亲人在深情凝望。狗熊手脚麻利地用熬好的土漆把那口白棺材刷了个漆黑。孝子们开始对两口棺材轮流哭丧、跪拜,重献三牲祭品,上香,点灯,敬茶,奠酒,烧钱。四方院大爷的口里又发出“者吧尼姆”的声音,不知是经文还是咒语,还手舞足蹈的,反正神秘得不得了。
  道场做完,发灵时间也到了。我的心里既好奇又害怕,我根本不敢往灵堂里看,我最想听的声音依然是锣鼓声,我最想看的也是敲打锣鼓的人,只有他们和它们才让我的心里不害怕,特别是爷爷敲出来的鼓声,笃实,宏厚,稳健,听着听着,我觉得爷爷一下子年轻了许多。
  哭声连成了一片,不光孝子们在哭,亲房们,左邻右舍,远近百客们都跟着哭。四方院的大爷一手拿一把菜刀,一手抓一只大红公鸡,向秋熊递了一个眼色,秋熊便大喊一声“起!”众人便“呼”地一下抬起厅房里的那口棺材跨出门去,跑下台阶。院子边上的人也抬起另一口棺材,人们抬着两口棺材一前一后冲出院子,一路小跑而去。奶奶紧紧拉住我走在最后。我一直注意着大爷。当两口棺材被抬出院子的时候,他口里念念有词,在门槛上斩断了公鸡的尾巴,对着南方的天空焚香三柱,烧纸三张,再合掌跪拜,起身,让仙送扶着他,追出院子去了。
  “是亲不是亲,送丧都算亲。”不论大人、娃,凡是走得动的都来了,在山里,为别人送一趟丧就是莫大的人情。奶奶牵着我的手小跑着,她还在哭着,我一看,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小跑着,哭着。锣鼓家什在最前面,队长举着“万灵伞”紧跟在后面跑着,队长的后面是三爸、二爸两兄弟,二爸抱着冥食罐,三爸打着灵旌,他们的后面就是两口漆黑的棺材,由八个青壮小伙子扛着往前跑,旁边还有几个随时轮换的人紧跟着,这些山里的小伙子可真有力气,他们扛着棺材跑着,脸不变色气不喘。山里人抬灵跟河坝里人不一样,河坝里人要把一根碗那么粗的“龙杠”紧紧地绑在棺材上抬,山里人用硬肩直接抬,换人歇肩的时候也不用放慢速度,两个人脚不忙,手不乱,总是配合得那样默契,不经意间人就换了。
  孝子们跟在灵柩后面边跑边哭,一些帮忙的人举着松柏枝和纸花扎成的花圈跟在孝子们后面跑着。仙送扶着四方院的大爷随同一些年纪大的排在最后,我是李家山唯一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自然跟着奶奶也在其中。
  刚跑完一段平路,我已经气喘吁吁了,那些孝子们早已顾不上嚎丧,只顾争先恐后地往前赶,在山里,孝子落在别人后面是要被人笑话的,我恍恍忽忽地看见有些孝子头上的孝帕都抖落下来了,一边跑,一边还在往头上缠孝帕。开始,仙送还扶着大爷,后来,他先长气不接短气的,脸色也煞白煞白的,还不时停在路边勾着腰伸长脖子猛烈地咳嗽一气,然后去追赶大爷,他抓在手里的那只有头无尾的信阳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肥大的“断头鸡”也凑热闹似的大叫不停,他还要不停地换手,他自己已经自顾不暇,也就谈不上照顾大爷了。大爷只好自己挣扎着往前跑,看上去他显得比谁都忙,既要跟上前面的人,又要双手提着长衫,还要不停地擦去胡须上的鼻涕,跑一阵,还要腾出一只手来扶正老花眼镜和那顶油啧啧的瓜皮帽子,我觉得大爷已经在手舞足蹈了!突然,当他刚掀起帽子想凉快一下时,脚下一绊,一个趔趄,大爷向前一扑,眼看要摔个“狗吃屎”,连忙伸出一只手去往地上撑,不想眼镜掉了,瓜皮帽也骨碌碌地滚到土坎下去了,我身后的奶奶和大妈终于忍俊不禁,“扑”地笑出了声,我转头一看,她们的脸上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大妈还把鼻涕吹出了一个大泡泡,怎么也擦不下去!我却不敢笑,我生怕让大爷看见了,一生气不教我识字,我正要去扶他起来,他自己已经爬起来了,看看眼镜,幸好没摔破,瓜皮帽却滚到沟底里去了,恐怕一时半会儿捡不回来。也许大爷又气又羞,猛然大喊起来:“仙送,仙送!你这个吃冤枉的!快去捡帽子去!”然后又压低声音说:“这个孽障,啥事都做不好!还想吃碗轻巧饭,哼!”我疑心最后的话是说给我听的,但当我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对着仙送时,我的心才放下来。
  前面是一段折尺形的陡坡路,我想,抬灵的人该慢下来了吧,但我还是想错了,他们只是稍稍慢了一点点,由小跑变成了正常的、稳健的行走,人换得勤了。我看见父亲也换上去了,他和那些壮小伙子们一样有力气,一样稳健,一种自豪感便填满了我的心口,但是一种酸楚也从我心里油然而生:在抬灵的人当中,父亲的身形是最干瘦的!
  终于到坟地了,“孝子不走来时路”,那些装模作样的孝子们继续往前走了好远才转身向村子里走回去。其余的人把灵柩放好,坐在地上歇气,等大爷。大爷几乎是被人抬上来的,他戴惯了帽子,光着头的样子就显得十分可笑,但没有一个人敢笑,因为大爷的脸一直绷得紧紧的,口里还在低声骂骂咧咧地数落着。奶奶不让我看落棺掩土的过程,拉起我往回走,她说那种时候乱鬼出穴,阴气太重,不满十二岁的娃是不能久留的。我已不大相信奶奶的话了,因为她总在我最想看热闹的时候就把我支走!但我有拗不过奶奶,只好跟她走。
  那天下午,父亲从坟上回来就走了,没有跟我说什么话,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话。不过这也没关系,奶奶让父亲带上的那一口戴杂粮和那两块肉够他们吃一阵子了,奶奶放心,爷爷放心,我也放心。

 
    24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奶奶她们还在闲谈。我已经睡够了,便半躺在墙角听她们说话。
  年轻时候的大奶是远处一家大户人家纳的小,虽说一直没有生养,但深受男人的疼爱,大房便对她恨之入骨,经常欺负大奶,那男人便另置房产安顿了大奶。大奶和那男人一起生活不到十年,男人就死了,不久以后,大奶却莫名其妙地怀了身孕,大房便理直气壮地要把怀了“野种”的大奶扫地出门,当时正好赶上解放土改,大奶被做山货生意的大爷看中了,大爷就用两匹骡子轮换着把大奶驮进山里。大奶进门后不久就生下了二爸,大爷非但不嫌弃,还不许山里人说大奶和二爸的不是,视二爸如亲生。后来他们又生了三爸。几年前,大爷在临终时把一半房产分给二爸,三爸毫无怨言,大奶便感激不尽。如今,二爸、三爸都该娶妻成家了,但山里人想找个好媳妇实在是太难了,现在大奶又去世了,两兄弟的婚事就得靠大家了。说到这里,四方院里的大奶和奶奶她们便饶有兴趣地谈论起这个新话题来,并争着给两兄弟说亲,有说高崖上张家女的,有说西山里赵家女的,有说后河里王家女的,她们东拉西扯说了半天也没个稳妥的主意,还是四方院的大奶干脆,她说等发了大奶的丧,就到上沟里去提亲,奶奶插一句说干脆一次说两个,两弟兄一人一个,四方院的大奶一听,“咔”地磕掉烟锅里的烟灰,吐一口痰,拍一把大腿说:“好,就这么定了!”
  二爸、三爸要娶媳妇了,我为他们暗暗高兴。
  在浓浓的馍、肉的香气中,我蜷缩在灶眼前,静静地聆听着山里最动人的讲述。
  当我又要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阵高亢的锣鼓声把我完完全全唤醒了,往门外一看,天已大亮,湛蓝的晨曦已穿过门窗射了进来。奶奶她们勾着头,烤着火打盹,听见锣鼓声,一个个抬起头,直起腰,接着干活。
  这时候敲的叫“攒人”锣鼓,听见锣鼓声,各家各户要帮忙的人都要往有事的人家走。果然,人们陆陆续续到坪里来了,当总管的队长开始给大家安排事情去做。打坟的几个壮小伙子扛上镢头、铁锨到老坟上去了。山里人遇上红、白喜事最难办的事情是背柴、背水,吃、喝、洗、涮,用水量大,需要一斑精壮的人去干。几个大小伙子领了任务,背上水桶走了。队长又在剩余的人当中派了几个去背柴,二爸、三爸平时把备好的柴全都堆放在山路边,现在只要背回坪里就行了。爷爷、大伯他们在院子里干轻巧一点的活。四方院的大奶、奶奶、大妈她们仍旧在厨房里忙锅灶上的事,只有我是闲人,但奶奶还是没有忘记叮咛我:不要乱跑。
  大清早有些凉意,奶奶把我撵上撵下地要我穿上夹衣,我执意不穿,挣脱她油啧啧的手跑开了。我想,等太阳从那个染上红霞的地方升起来的时候天气就会暖和的。我躲开奶奶的追赶,藏到灵堂门口看四方院里的大爷写毛笔字。
  大伯一踏一跛地来到我跟前,硬把一绺土白布用麻片扎在我的头上,他说,晚辈一定要戴孝的,我一看二爸、三爸以及许多亲房伙内的人都是这样的装束,我便很乐意为逝去的大奶披麻戴孝,我的心里便油然生出一种自豪感。
  四方院里的大爷写的字很好看,黑色的字写在黄、白的纸条上显得异常醒目。我在河坝里常跟着大人念标语,也略微认得几个字,我结结巴巴地把认得的字念出声来,大爷便睁大了眼睛从老花镜的上边沿看我,眼神里分明放射着赞许的祥光。在一旁给大爷研墨、压纸的仙送也夸我到底是从河坝里来的,能认几个字。我的心里便像吃了蜜那样舒服。
  仙送一家住在阴山里,隔着大伯家猪圈下面的那条沟和坪里相望。他家前面不远处就是队长的家。前几年大炼钢铁时,仙送是烧火的,不想炉窑垮了,砸了腰,从那以后落下个腰病残疾,干不得重活,好在他上过几天夜校,也认得几个字,便理所当然地成了村里的记分员。仙送一直病兮兮的,村里人在背地里说他阳气不足,恐怕活不了多久。奶奶曾告诉我,仙送的母亲生下仙送就死了,仙送没奶吃,仙送的父亲就东家西家地求,仙送的父亲还抱着仙送到山下面的高崖上和上沟里要过奶,甚至,仙送还咂过奶奶的干瘪的奶头!难怪仙送的身体那我么差。仙送本来可以去上学的,但他刚满七岁那年,他父亲又去世了,多亏了几家亲房伙内的照顾,仙送才凑合着长大,大家又帮他娶上媳妇成了个家。幸亏仙送是山里年轻的文化人,当上了记分员,要不,像他那个样子怎么能撑起一个家啊!
  大爷干完手里的活,看了我一眼,我担心他要训斥我了,因为谁都知道他的脾气很不好,暴躁,动不动就指教人,他生气的时候见谁就指教谁,就骂谁,所以村里人大都见他就躲,实在躲不过就轻言细语地跟他打招呼,他总在鼻孔里哼一声算是应答。但他对我却不一样,没有指教过我,也没骂过我,他一直用怪异的眼神看我,看过之后总把淡淡的微笑挂在脸上。因而,虽然他看了我一眼,虽然我也有些担心,但我相信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果然,大爷温和地看着我说,过几天让我到他家里去一下。我一听,心里还是敲起鼓来:说不定这死老头要变个新花样来收拾我。吃早饭的时候,我把这事告诉了奶奶,奶奶一听却是一脸惊喜,她说,大爷肯定要教我识字了,说不一定还要收我为徒教我学阴阳,这是大好事,仙送把大爷求了几年,大爷都没有答应,大爷的理由是仙送的阴气盛,阳气弱,缺煞气,干不了阴阳生这一行。
  我知道阴阳生是怎么回事,河坝里赵家老汉就是阴阳生,谁家死了人都离不开他。据说阴阳生是沟通阴、阳两界的使者,专门给死人招魂、安魂,给活人镇宅驱邪,安邦净土,我知道的没有那么详细,大人们也不告诉娃们那么多,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阴阳生是跟死人打交道的人!
  我对奶奶说我不想学阴阳生,让奶奶赶快去给大爷回个话,奶奶却笑着说,有多少人想学那门手艺大爷还不想教哩,如今看上我了,这个机会是万万不能错过的,学成了阴阳生在山里是很吃香的,可以吃一辈子轻巧饭,还能养活一大家子人!
  听奶奶这么一说,我的心便像风中的香稔子草一样左右摇摆起来。
  快到晌午的时候,院场口土坎下面传来了山倒崖垮般的嚎哭声,院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人们都跑到土坎边上去看热闹,我却站在原处一动也不敢动,因为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已把我吓得目瞪口呆了,怎么还敢上前去看呢?
  人们把几个嚎哭的人扶进了院子,认得的人说,那些人是大奶的娘家人,刚从远处赶来。也许是看见了灵堂,也许是有人陪哭引起了更深的悲恸,那几个人哭得更惨痛了,我敢说她们肯定用了全部的力气在大声嚎哭,她们把嗓门儿扯得老高,把声音拖得老长,口里还念念有词:
  “我的——
  苦命的——
  冤家——哟——
  没享——一天福——
  就走——了——
  呜、呜、呜……
  我疑心她们在路上是商量好的,要不,怎么一个人哭唱的时候,其余的人在装模作样地呜咽,等那个人哭唱完毕后,第二个人就那么巧妙地接上呢?
  “我的——
  苦命的——
  姨婆——哟——
  命苦得——就像——
  黄连——哟——
  没一口——好吃——
  没一身——好穿——
  我没——伺候——
  你——一天——
  呜、呜、呜……
  由这几个人制造出来的悲痛气氛又反过来感染了其他的人,许多人便跟着抹眼泪。四方院的大奶,奶奶,大妈,还有“飞鬼”的缠着黑帕子的老娘也跟着长声长气地哭,我惊奇地发现,原来奶奶她们也会那样念念有词地哭唱,而且哭唱的本领不比刚来的那些人差!
  三爸、二爸也陪着来人跪在灵前哭,院子里便成了哭声的海洋,听着这些雄宏的哀歌,我的鼻子也一阵一阵发酸,但我的脑海里出现的却是另一种情景,那是河坝里来了“宣传队”,晚上在小学校里举行“大合唱”时的情景:一帮人被五花大绑后跪在地上,另一帮人一只手高举着拳头,另一只手狠狠地指着跪在地上的人高声歌唱……有一次,我被吓哭了,但没有一个人来安慰我,甚至连我的父母亲都在专心致志地放声高歌,还有谁能够顾及我呢?
  其实,唯一让我感到安慰和踏实的还是大伯他们敲打的锣鼓,仿佛在凑热闹,又好像是在把现场的气氛尽力推向高潮似的,这时他们敲打得更起劲了,点子是“狗撵羊”,轻快而活泼,尽管我眼中还有泪花,但我的心里早已不悲伤了,听着欢腾的锣鼓声,我的眼前又呈现出河坝里人过年闹社火时的“舞龙灯”和“耍狮子”的情景来!
  哭丧的人在狠劲地哭,敲锣鼓家什的人在使劲地敲。那些哭丧的人跟前都有一个劝说的人,规劝的话的大意应该是“节哀顺变”、“老死是福”之类。果然,经别人的再三“劝说”,那些高声长气哭唱的人渐渐收敛起了风格各异的哭唱声,坐到台子上,用手背抹抹眼,接住别人递过来的水“咕咚、咕咚”喝一气,又用同一只手背擦擦嘴,马上和左右的人谈笑起来。不一会儿,新鲜猪肉臊子的“杂面疙瘩”上桌了,她们也不推辞,端起就吃,边吃边赞扬厨房里的人手艺好。
  我总以为这些人是虚情假意的,是来混吃喝的,她们刚才所做的一切应该跟戏台上的戏子们所做的差不癫痫病患者可以生孩子吗多。但是,我还是想错了,因为包括四方院里的大奶和奶奶她们都是这样做的,开始我不明白,但后来我还是明白了:这也是山里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一种讲究和风俗,邻里百客、三亲六故前来哭丧、吊孝,无非是来宣泄一下提前预演好了的悲情愁绪,人为地制造一个浓厚的丧葬气氛,是做样子给活着的人看的,真正哀伤的应该还是孝子贤孙。不过这一切已经足够了,山里人居然能用这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行为表达一种十分复杂又难以表达的感情,足足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把人与人之间复杂而微妙的关系能处理得如此恰切,着实让我苦思冥想了许多年。
  紧张的气氛总算过去了,院子里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热闹,死人给我带来的恐惧感在继续减弱,但我依然不敢正眼去看那顶“万灵伞”,刚挂上去时我扫视过一眼,褐黄色的土布上画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人和兽都跟真的完全不一样,仙送仿佛知道一些,他说画布上的那些人物有的是佛爷,有些是神,有些是仙,其中最多的是罗汉,我问他罗汉是什么,仙送便吱吱唔唔地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我想问大爷,但他披着一件夹衣正香甜地打着盹,我只好接着听仙送东扯西扯。他说“万灵伞”是用来招魂的,佛和神招了大奶的婚以后要带到西天去,我又问他西天在哪里,仙送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紧接着狠狠瞪了我一眼,气呼呼地转过脸去不再理我。仙送说的话却使我对那顶伞重新产生了兴趣,不时瞟上一眼,我的心里便禁不住又生出一些怪怪的想法:这顶伞里应该收过狠多人的灵魂了吧,上面画着的奇怪的人和兽就是那些死去的人,那也难说。我又害怕起来,赶快走到人多的地方去。
  晨雾散去,日头把院子照得透亮,仲秋清晨的寒气也在渐渐退去,天气一阵比一阵暖和。三条狗各自叼了一块骨头卧在土地上津津有味地啃着。吃过晌午饭,人们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聚在一起闲谈。我闲得无聊,正要去抚弄锣鼓家什,突然,院场口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父亲,是父亲来了。父亲和院里的人一一打招呼,他好像还没有看见我。他的目光十分暗淡,脸上又黑又瘦,头发都长到盖住耳朵了,一条蓝斜布的旧裤子的膝盖处各有一个口一样的破洞,随着腿的迈动忽闪忽闪地露出膝盖。他的脚上还是那双旧胶鞋,两个大拇指都从破洞里顶出来了。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萎靡而落魄的父亲,不知该怎样跟他打招呼。父亲终于看见我了,他木然地盯了我一眼,勉强笑了一笑。我忽然感到父亲一定经历了一段艰难困苦的日子,或者他一定经受了一回我无法想象的磨难,并且他现在一定还在经受着。父亲从肩上取下一条口袋,那口袋用绳子扎成一多一少两段,他先走到上台子的礼房里,解开少的一段,把里面的大米倒进收礼用的笸箩,霎时,全院人的目光“哗”地一下被雪白的大米照亮了,大家纷纷站起来,朝那笸箩睁大了眼睛!也难怪,白米在山里人心目中是多么难得的稀有之物啊!
  在一阵低低的感叹唏嘘声中,父亲回到奶奶的门前,把多的一段交给笑吟吟的奶奶,转过身来又看了我一眼。
  三爸和二爸走过去和父亲打招呼,我看见父亲偷偷摸了一下眼睛,显然他在哭,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哭了呢?是见到我哭,还是见到了奶奶哭?父亲接过三爸递给他的旱烟锅,边抽烟边和三爸、二爸说着话。四方院的大奶端来一碗杂面疙瘩催父亲赶快趁热吃,父亲放下烟锅,接住那碗饭,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突然,他又停住了,把脸转向我,使眼色要我过去,我以为他要给我说什么,我去了,没想到他却把碗递给我,我糊里糊涂地接住了,原来碗底里全是焦黄、喷香的猪肉臊子肉丁,我正要往口里扒拉,奶奶突然走过来劈手夺过了饭碗,递给父亲,一把拉着我走进厨房,从牙缝里挤出简短的一句话:“你没有看见你的老子都成啥样子了吗?”一阵羞愧“唰”地烧上了我的脸,我这才想到父亲的脸相就是饥饿的道白啊!
  奶奶是对的。
  奶奶永远都是对的!
  晚上临睡前,奶奶翻箱倒柜地折腾了好一会儿,乱七八糟地装了一大口袋。爷爷和父亲坐在炕沿上抽烟。奶奶收拾好了,对父亲说:“把这些带回去,一升黄豆,两升玉米,三升荞,一升谷子。河坝里缺粮,把这些给娃们搭配着吃,山里没有白米细面,有的是五谷杂粮。再过半个来月,你爸爸要到河坝里去磨面,再给你们带一些!”
  爷爷磕掉烟灰,一纵身跃上竹笆楼,取下来一块腊肉和一条晾干的崖羊腿,塞进父亲的口袋里,看一眼父亲,看一眼我,露出黑洞洞的豁牙笑一笑,出去了。
  那一夜,父亲什么也没有跟我说倒头就睡了。奶奶到三爸的厨房里去熬夜干活,爷爷,父亲,我,三个人挤在那爿炕上睡,也许是天长日久习惯了,我仍然和爷爷睡一头。那晚我做了许许多多奇怪的梦,但没有梦见父亲,也没有梦见刚死去的上台子的大奶。
  第二天中午,厨房里炖好了一大锅羊肉汤,四方院的大爷让在场的人都喝一碗,据说这是山里人送老人“上山”时不可缺少的一道重要程序,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喝别的什么汤而一定要喝羊汤,那时的山里,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个遥远年代的秘密了。
  离原定的日头西斜时发灵的时间还早,秋熊和桂生他们拿着绳子顺着院场边的小路下去了,打锣鼓家什的事便交给年龄稍大的人,我真没想到爷爷居然也在其中,更没想到他还擂得一手好鼓。我正惊喜不已的时候,院里的气氛突然又一次紧张起来,所有的女人都往屋里躲,奶奶牢牢抓住我不让我出门,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心也狂跳起来。这时,秋熊他们几个把一口白棺材从院场口抬了上来,霎时,敲锣鼓的人把点子由哽咽凄婉的“安魂调”换成了激昂高亢的“狗撵羊”,孝子们的哭声也随着锣鼓声
  山洪爆发般炸响!我却被这石破天惊般不可思议的情景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自小就知道活人总是把死人的棺材往外面抬的,从没听说、更没见过把棺材反抬回来的!若不是奶奶及时告诉我其中的秘密,我真不知道我的精神和心志会发生多么可怕的变化!
  抬回来的是死去多年的上台子大爷的灵柩,一直被架在村子下面沟边的一个土窑洞里,这叫“停丧”,意思是让死去的人等活着的人。现在大奶也过世了,他们两老伴就要合葬,按山里古来的规矩,要把先死的人和后死的人一起抬往坟场,便于让后人共同祭奠,这叫“回丧”。
  那口白棺材被摆放在院场边,头朝着厅房门,真像两个久别重逢的亲人在深情凝望。狗熊手脚麻利地用熬好的土漆把那口白棺材刷了个漆黑。孝子们开始对两口棺材轮流哭丧、跪拜,重献三牲祭品,上香,点灯,敬茶,奠酒,烧钱。四方院大爷的口里又发出“者吧尼姆”的声音,不知是经文还是咒语,还手舞足蹈的,反正神秘得不得了。
  道场做完,发灵时间也到了。我的心里既好奇又害怕,我根本不敢往灵堂里看,我最想听的声音依然是锣鼓声,我最想看的也是敲打锣鼓的人,只有他们和它们才让我的心里不害怕,特别是爷爷敲出来的鼓声,笃实,宏厚,稳健,听着听着,我觉得爷爷一下子年轻了许多。
  哭声连成了一片,不光孝子们在哭,亲房们,左邻右舍,远近百客们都跟着哭。四方院的大爷一手拿一把菜刀,一手抓一只大红公鸡,向秋熊递了一个眼色,秋熊便大喊一声“起!”众人便“呼”地一下抬起厅房里的那口棺材跨出门去,跑下台阶。院子边上的人也抬起另一口棺材,人们抬着两口棺材一前一后冲出院子,一路小跑而去。奶奶紧紧拉住我走在最后。我一直注意着大爷。当两口棺材被抬出院子的时候,他口里念念有词,在门槛上斩断了公鸡的尾巴,对着南方的天空焚香三柱,烧纸三张,再合掌跪拜,起身,让仙送扶着他,追出院子去了。
  “是亲不是亲,送丧都算亲。”不论大人、娃,凡是走得动的都来了,在山里,为别人送一趟丧就是莫大的人情。奶奶牵着我的手小跑着,她还在哭着,我一看,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小跑着,哭着。锣鼓家什在最前面,队长举着“万灵伞”紧跟在后面跑着,队长的后面是三爸、二爸两兄弟,二爸抱着冥食罐,三爸打着灵旌,他们的后面就是两口漆黑的棺材,由八个青壮小伙子扛着往前跑,旁边还有几个随时轮换的人紧跟着,这些山里的小伙子可真有力气,他们扛着棺材跑着,脸不变色气不喘。山里人抬灵跟河坝里人不一样,河坝里人要把一根碗那么粗的“龙杠”紧紧地绑在棺材上抬,山里人用硬肩直接抬,换人歇肩的时候也不用放慢速度,两个人脚不忙,手不乱,总是配合得那样默契,不经意间人就换了。
  孝子们跟在灵柩后面边跑边哭,一些帮忙的人举着松柏枝和纸花扎成的花圈跟在孝子们后面跑着。仙送扶着四方院的大爷随同一些年纪大的排在最后,我是李家山唯一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自然跟着奶奶也在其中。
  刚跑完一段平路,我已经气喘吁吁了,那些孝子们早已顾不上嚎丧,只顾争先恐后地往前赶,在山里,孝子落在别人后面是要被人笑话的,我恍恍忽忽地看见有些孝子头上的孝帕都抖落下来了,一边跑,一边还在往头上缠孝帕。开始,仙送还扶着大爷,后来,他先长气不接短气的,脸色也煞白煞白的,还不时停在路边勾着腰伸长脖子猛烈地咳嗽一气,然后去追赶大爷,他抓在手里的那只有头无尾的肥大的“断头鸡”也凑热闹似的大叫不停,他还要不停地换手,他自己已经自顾不暇,也就谈不上照顾大爷了。大爷只好自己挣扎着往前跑,看上去他显得比谁都忙,既要跟上前面的人,又要双手提着长衫,还要不停地擦去胡须上的鼻涕,跑一阵,还要腾出一只手来扶正老花眼镜和那顶油啧啧的瓜皮帽子,我觉得大爷已经在手舞足蹈了!突然,当他刚掀起帽子想凉快一下时,脚下一绊,一个趔趄,大爷向前一扑,眼看要摔个“狗吃屎”,连忙伸出一只手去往地上撑,不想眼镜掉了,瓜皮帽也骨碌碌地滚到土坎下去了,我身后的奶奶和大妈终于忍俊不禁,“扑”地笑出了声,我转头一看,她们的脸上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大妈还把鼻涕吹出了一个大泡泡,怎么也擦不下去!我却不敢笑,我生怕让大爷看见了,一生气不教我识字,我正要去扶他起来,他自己已经爬起来了,看看眼镜,幸好没摔破,瓜皮帽却滚到沟底里去了,恐怕一时半会儿捡不回来。也许大爷又气又羞,猛然大喊起来:“仙送,仙送!你这个吃冤枉的!快去捡帽子去!”然后又压低声音说:“这个孽障,啥事都做不好!还想吃碗轻巧饭,哼!”我疑心最后的话是说给我听的,但当我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对着仙送时,我的心才放下来。
  前面是一段折尺形的陡坡路,我想,抬灵的人该慢下来了吧,但我还是想错了,他们只是稍稍慢了一点点,由小跑变成了正常的、稳健的行走,人换得勤了。我看见父亲也换上去了,他和那些壮小伙子们一样有力气,一样稳健,一种自豪感便填满了我的心口,但是一种酸楚也从我心里油然而生:在抬灵的人当中,父亲的身形是最干瘦的!
  终于到坟地了,“孝子不走来时路”,那些装模作样的孝子们继续往前走了好远才转身向村子里走回去。其余的人把灵柩放好,坐在地上歇气,等大爷。大爷几乎是被人抬上来的,他戴惯了帽子,光着头的样子就显得十分可笑,但没有一个人敢笑,因为大爷的脸一直绷得紧紧的,口里还在低声骂骂咧咧地数落着。奶奶不让我看落棺掩土的过程,拉起我往回走,她说那种时候乱鬼出穴,阴气太重,不满十二岁的娃是不能久留的。我已不大相信奶奶的话了,因为她总在我最想看热闹的时候就把我支走!但我有拗不过奶奶,只好跟她走。
  那天下午,父亲从坟上回来就走了,没有跟我说什么话,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话。不过这也没关系,奶奶让父亲带上的那一口戴杂粮和那两块肉够他们吃一阵子了,奶奶放心,爷爷放心,我也放心。

 

 

 
 

© wx.kqoyz.com  读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